【2017年度最美莘县人(最美健康卫士)】 孙全凯:万花丛中“一点绿”

det365手机版

2018-10-15

  大娘,有点难受,你坚持一下,我把痰吸出来你就舒服点了,2月28日的上午,在莘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里,男护士孙全凯正在为一名70多岁的重病老人清除留在气道里的浓痰。 老人花白的头发侧躺在床上,紧闭着眼睛,眉头紧皱,带着呼吸机,不能说话。

孙全凯知道老人非常难受,尽快的吸完痰后,帮着老人翻身,换一个舒服的动作,并把满袋的尿液换掉。 重症监护室里大部分都是这样意识模糊的病人。

据孙全凯介绍,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不仅仅输液打针还要给病人洗漱、喂饭、翻身、处理大小便等。

  孙全凯是一名90后的男护士,也是全院11名男护士之一。

从2011年至今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工作。

全年无休,下班没点是他日常生活中的写照,就连孩子出生的那天夜晚,他也坚守在工作岗位一线。

作为一名ICU护士,护士除了要掌握常见的基础技能,还要熟练把握各种抢救和生命支持的设备,成为可以操作呼吸机、监护仪、除颤仪、冰毯机、CRRT设备的能手,在关键时刻争分夺秒,不负重托。

2015年被莘县人民政府评为全县护理技术操作能手,2016年被莘县人民医院评为年度先进工作者。 作为一名男护士,也是一位丈夫、一位父亲,他感觉愧对家人,没有撑起家庭的一片天,但是顶起了重症患者的半边天,感觉非常自豪。

  重症患者的守护神  进入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病人,按照医院规定,都没有家属陪床,病人一般在意识清醒刚刚清醒的时候表现的非常烦躁、恐惧,希望医生和护士人员时时刻刻的陪伴着他们。

  去年的10月20日,重症监护室收治了一位呼吸衰竭的病人,每天都要进行Q4H、Q6H、Q8H,Q12H及呼吸机等常规治疗。 对于一个意识清醒而又无法自理、无法表达,没有亲属的陪伴,内心充满恐惧,害怕自己生命消逝的老人来说,住在这里非常痛苦,情绪很焦躁,直接影响着病情的治疗。

孙全凯觉察到这位老人的情绪变化,经常把他的床边围帘悄悄拉上,去和他聊天交流。

为了让老人感受亲人的关怀,孙全凯不仅用写字板写出文字和他交流,每次接班时都会第一个到他的床前微笑关心并告诉他安心休息,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你身边。 有一次老人用写字板告诉他,他很害怕,怕睡过去不会醒来,所以尽管非常累、非常疲惫,就是强撑着不想睡觉,希望有人一直陪着他,孙全凯轻声安慰着老人,让他多休息帮助病情度过危险期,并带来了家人写在纸上的安慰,慢慢的老人心里踏实了,睡眠质量越来越好,病情恢复也比较快,七八天之后转到普通病房。 看到老人的好转我们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   患者家属的心理咨询师  县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面的家属等待区,每天都聚集着十多位焦急等待的患者家属。

按照医院规定,家属每天在下午2点到3点可以探视半个小时,其余时间只能在走廊里等着。

一个厚厚的铁门隔开了患者和家属。

心急如焚的家属每次见到护士都会一遍遍询问病情,情绪激动地家属甚至会大哭大闹,以命令的口气干涉患者诊疗,这都需要熟知病情的护士去安抚家属情绪,一遍遍去跟家属解释患者病情,获得家属理解,使重症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。 不久前,孙全凯就遇到了这样的家属。   去年的最后一天,重症监护室被送来一位47岁由于车祸造成失血性休克的男性,跟随而来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都在家属等待区痛哭。 抢救完成后,正好到家属探视时间,其妻子看到丈夫没有输血,就自动要求孙全凯找医生开处方输血,并且要求转院,但是当时这名男子的生命体征非常不平稳,而且血压非常低,不具备可以转院的特征。

看到嗓子沙哑,泪眼婆娑的男性妻子,孙全凯晓之以情、动之以理的告诉家属:大姐,你先别着急,我知道大哥是咱们家的顶梁柱,他伤了,你很痛心,很着急,我都知道,但是大哥的身体不允许有路上的颠簸,现在我们已经为大哥做了血液配型……慢慢的,情绪激动家属的安静了下来。

孙全凯告诉记者,一般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家属心里防线都比较脆弱,很多时候需要我们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。 八九天后,这名男性生命体征平稳,转到外科进行手术,并且非常成功……  每天来来往往的重病患者,见惯了生与死,孙全凯内心感慨甚多,他告诉记者,第一次抢救失败是在实习的时候,那时候内心是恐惧的,对鲜活生命逝去的恐惧,心想活着真好。

现在经常经历参与抢救,从开始紧张有序的抢救开始,到尽心尽力的抢救结束,每次都是体力透支,汗流浃背,此时抢救失败,有种无力感与挫败感,再看到患者家属的泣不成声,有更多的惋惜和悲伤。 每经历一次,都要告诫自己要问心无愧,冷静从容,因为在医护工作中,生与死的持久战远没有结束。 (王景)  (Q4H、Q6H、Q8H,Q12H即每隔几个小时。 )。